與狄娜的親厚

這個短篇是收錄在我的網誌裡,請到http://time4acupoftea.wordpress.com

或按這裡閱讀

廣告
張貼在 網主分享 | 發表留言

她其實真的很疼我

請按這裡閱讀

張貼在 網主分享

狄娜小姐的古董書桌

這篇是以英文篇寫在我的網誌裡,請到這裡閱讀。

張貼在 網主分享

Betty Cheung

以下這篇來自曾經在她位於中環辦公室裡工作過的小朋友Betty Cheung:

狄娜這名字從小就有聽過但是我從不知道那只是她的藝名,直到我獲得第一份寫字樓工作的時候才發現她是我的老闆。
那我又是怎樣發現的呢?就是人事部的朱小姐帶我去了解公司的每一個角落和解釋我負責什麼工作的時候。她帶了我進入一間陳設簡單而又整齊的房間,我正在打量四周環境之際便發現了窗台有一個精緻的相架,相中的人是如此眼熟!我正在發呆之際身邊的朱小姐就對我說她就是我們的老闆,我實在有點震驚!到現在我還記得那張照片的樣子,和擺放的位置,那一張照片就是梁小姐的作品[從母到友]的封面那一張。
梁小姐不是常常在公司的,當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我的心跳得很快,當朱小姐介紹我給梁小姐的時候梁小姐非常友善的對我說:俾啲心機呀!
她對員工真的是很好的!
我也在這份工作中學到了很多很多! 也很後悔為了一時之氣離開了公司。

獻醜了😅

張貼在 分享園地

真的假不了

假的真不了。
如果是真的狄娜小姐去世時,他怎麼不出來啊?
他為何躲著這麼多年啊?
他也許忘記了我們,但我們沒有忘記他。
我們是知道他是誰,什麼背景,什麼時候南下、南下後又被安置在哪個酒店、是為何要逃來南方,而且他後來又去了哪。我們都清楚。

但根本不用如果,因為根本不是真的。他這樣做,跟陳振聰有什麼分別?

張貼在 網主分享

狄娜小姐的遺言1

還記得那天她輕輕的對我說她張不久於人世。
心裏充滿著焦慮、心痛、徬徨、哭了。
但她叫我要勇敢,不要哭。
有生就有死,每個人有一天都一定會離開。
她說:“你要乖乖聽話,你必須要跟哥哥和好,不要跟哥哥吵架。因為你要保護他、幫他。他日如果我真的離開了,這裡、這個網址這個官網,你必須保留,因為如果有事發生,例如會影響哥哥的事情、又或者要做出任何回應,你就在這裏說吧。”

張貼在 網主分享

東方傳來震怒的消息

今早,我們比你們任何人更加震~怒。

到底誰跟誰二十年?

夫妻?何解?!

張貼在 回應&News

明星

放暑假了,狄娜問我要不要一起去電視台看她頒獎。
去電視台?好呀!
就那樣,狄娜帶著我還有哥哥和助手伍小姐一起出發到五台山!
走進一廠,看到汪明荃!好興奮啊!衝過去!
哥哥把立刻我拉著。
我嚷著要去近些,哇!明星啊!我要去看明星呀!
哥哥大力的拉著我說:“我們這裡就有位巨星啦,你還要去哪?”
我一臉狐疑的問:“吓?邊個呀?我地喎?”
哥哥沒好氣的回:“傻架你,我媽咪米喺羅!”
我自己偷偷在心裏說….你們的巨星只是我心目中的契娘嘛!

張貼在 網主分享 | 發表留言

秘書助理的分別

到底什麼才是秘書那位才是助理呢?怎麼分呢?
在網路上,我們常常會看到記者把她們兩位混淆,讓大眾都分不清到底誰是誰。
現在就讓我記憶裡的狄娜來為你們解開疑團吧!
不要再給不知情的人弄得更混淆了!

八歲那年,狄娜小姐為我介紹她身旁的伍小姐為:我的私人助理 Candice.
後來十幾年後有個九月天,狄娜把家中室內“露台”的一角騰出來做秘書位。
然後第二天的早上,就來了個身穿白色裇衫配黑色直身上班裙呆呆的女人,我和哥哥在互打眼色。
我:閃爍瞪閃瞪閃瞪?
哥哥:弄了個大問號眼神來回我。
到了午飯時候,狄娜從書房出來才為我們解疑說:這位是我的私人秘書,從今天起會在家裡上班。
啊。知道了。

伍小姐Candice,從來都是狄娜小姐唯一的貼身私人助理,狄娜當年往泰國探泰國皇太后也把伍小姐帶在身邊。thailand
圖中:白裙者狄娜,後面就是伍小姐了。據伍小姐說狄娜跟皇太后是用泰文對話的!

狄娜上黃山密會國家領導,也是伍小姐陪同,坐著國家指定的軍車,驚險萬分的在狹窄的山路上行駛,到山上的私人別墅與二級領導開會。
就連她們口中的石家莊歷險記,伍小姐也擔當了主角之一!可說是份量十足的探險員!

據伍小姐憶述:
他們都說那間酒店是整個石家莊最豪華的,可是….
首先就是那塊地毯,好厚!感覺都是舒服的,可是再看看後,好像就是我們香港酒樓廚房門外的那種質數,只是不油膩而已。再望望那張床,有床蓋的,可是揭開後應該本來是白的床單卻變了微黃。我和梁小姐對望了一下,我立刻衝入去廁所,看到那個浴缸時,我喉嚨底噴出了一個嗄字!然後立刻回頭望向她…當我與她的眼接觸時,她立即知道不妙。我們兩人各自都呆了一呆,她低聲問~能住下去嗎?我以又失望又頹喪的眼神對著她慢慢的搖頭,我則身讓她進來,她一看…她的反應就是回頭望了我一下,就立刻叫我去找候經理。開口第一句話便是~車,開走了沒?候經理當時很輕鬆爽快的答我~走了啦,你休息片刻便可以吃晚餐了。她聽後的反應就是~叫架車返來!候經理問~什麼事?
她答~馬上回去!
候經理當時呆了一陳子然後他問~有急事呀?你不舒服嗎?要不要看醫生呀?
她說~不是!我要立刻離開!
候經理就再問:到底是什麼事呀?
她對候經理說:睇下個塊地!你睇下張床!睇下個天花!睇下個廁所!!!
候經理進去後,看到個浴缸好殘,水喉不能關緊,生銹水漬。
候經理看完後也呆了,但他說:沒有法子把剛才帶我們來的車子叫回來,司機沒有電話!(那個年代根本沒有手提電話嘛!)火車也沒有了。
梁小姐嘆了一口氣,然後就問我:“今晚點算?”
大家都無言以對…

私人助理是共過患難,同吃同笑的貼(心)身人。
至於私人秘書呢?有待下回分解。

張貼在 網主分享 | 發表留言

狄娜的情信裡的暗語

我們現今的戀人,不是WhatsApp就是Email,或用TEXT,吵架、分手、求婚全部電子化!方便快捷。
面前一叠一叠薄薄的情信、情詩、在我們這個世紀裡已經絕跡了!
我為何說是薄薄的呢?因為,她的仰慕者用的都是宣紙、毛筆…詩情畫意、愛意極濃、既含蓄又夢幻、什麼微笑的眼淚,眼淚的微笑。(我其實很想笑)
信中也不會只談情說愛,內容有很多時候都會提及國家、字體有勁、有時筆者寫到比較傷感的字句,字體會較柔,其實,看的人會感動吧?
他們用的寄情工具,必定是上乘的墨和紙,因為都這麼多年了,雖然人已仙遊去了,但字行裡的感情還是清清楚楚、剛剛烈烈的,一點都沒有被潮濕的天氣或年月吹殘,沒有化開。
至於她這些仰慕者,差不多所有都沒有處名,他們都有著他們另類的“暗號”,例如有一位說不會妨礙她去打仗的人,處名用你忠誠的戰友。有時我看到更奇怪的“暗號”竟然是文言文…對不起,我中文底子的確很差,已經把信翻來覆去讀了幾十次,但我還是滿腦子的叉叉叉..(每當我看到不懂的中文字,我都讀叉)就變成:你叉叉叉韻叉,颯爽英姿叉叉。
唔,我的確很差。

張貼在 網主分享 | 1 則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