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那是…

又是另一個清晨,我在找文件,在一堆 folders 中找到梁小姐留下來的一叠私信及字條。
我把 Candice 推醒,硬要她爬出來幫我讀,因為梁小姐習慣用潦草寫中文,我根本無法看得懂。

我:Candice!!! 你要不要看梁小姐留下來的書信私信及字條?有些是我小時候在她書房的垃圾桶拾的,保留至現在….
Candice 聽見後一軲轆的從床上彈起:“拿來啦!” 便坐下來細細閱讀。

當她讀到有疑惑的句子就會大聲讀出,好和我分享。
伍:…..你是我眼淚中的XXX,我XXX是你眼中的淚..哇!真的太浪漫了吧?
我:到底是在說什麼?
伍:唉,就是一個男人寫給她的情書吧。
我:那麼處名是誰?
伍把舊信翻來覆去,最後說:你忠誠的戰友,這是他們的暗號!
我:唉,拜託,你去讀其他沒這麼難明的好嗎?

看來看去,終於,她從一張租約草稿的背面抬起頭,一臉狐疑的看著我:真令人費解…
我把手上的文件放下,看看她那邊:怎麼啦又?讀出來呀。
伍:That is that that is is that is that that that is not is is that…
我也給搞混了:什麼?
伍:英文詩句嗎?
我伸手拿過來自己看。
嘴巴也跟著眼睛看到的一行又一行的 that is is that that is that is not is that 什麼的…
伍:是不是她作的英文詩句?
我突然靈機一觸!很緊張的拉著Candice的手臂大叫:Candice!!!這不是詩句啦,我肯定她是在寫暗號!這是摩絲密碼啦!
伍:哇!梁小姐真的很間諜啊!而且你也不輸啊!摩絲密碼你都會!好厲害!梁小姐果然不會看錯人。那麼,這組字的這是那是那不是,到底是代表什麼?你趕快解碼啦。急死我啦。
我:下?我不會!我只知道它是密碼,但我不精通摩絲密碼嘛!你等等,我要去查…
伍:唉!那..我先去睡!

廣告
張貼在 網主分享 | 標記 , | 發表留言

爸爸的《老爺車》

我和Candice伍深夜的對話1

我:Candice,你知道梁小姐以前曾經拍過一本香港色情刊物的封面嗎?
伍: 哦,我知,你說的是PLAYBOY嘛?
我:不是那本啦,我要說的是六、七十年代的《老爺車》呀。
伍:嗯嗯,即使有,都不出奇吖。
我:但是,你有所不知啦,這本刊物是我爸爸搞的…
伍:你老豆咁前衛?唉仲唔激死你嫲嫲?(豈不是氣死你奶奶?)
我:當年他請了梁小姐到我爺爺的遊艇上拍封面。
伍:真香豔!後來呢?
我:哈哈,後來?後來就是很多年後,一個星期天在梨園26樓的彩虹廳的家庭聚餐,我向全家宣布:從昨天開始,狄娜就是我的契娘!
當時我嫲嫲立刻反著臉,兇巴巴的瞪著我爸,我爸爸隨即說:今次真的不關我事!
伍:哇!這個世界真的太細了。咁你都同佢算係好有緣份吖。(那,你跟她也算是很有緣份啊。)

張貼在 網主分享 | 標記 | 發表留言

狄娜小姐的忌辰

還有幾天就是我們敬愛的狄娜小姐的忌辰, 為了追憶我這位朋友,在個半月前我特地秘密的邀請了她的貼“心”助手Candice-伍小姐過來英國相聚。

這位伍小姐和我已有三十幾年的交情,她是從1978 年開始跟狄娜小姐做事的,也是狄娜小姐生前唯一的貼“心”身助手,看到她就如看到狄娜。

我們私下展開了思念故友的悼念活動,在這40多天裡,每天十多個小時,我們互相不放過對方,日以繼夜的閒聊,不停的追憶關於她生前的所有點點滴滴,開心的、不開心的、緊張的、傷心的、她身邊的人和事,她的生活習慣,不為人知的情史,以及她驚人的智慧。

目的就是要把我們兩人所認識的她,和幾十年來埋藏於心底裡的疑問,一一攤開來研究及討論。
務必要把這三十幾年來的所有秘密、間諜事宜、以及她在公事上或私人生活的細節,詳細地傾盤而出。

今天我得到伍小姐的允許,我將會在狄娜的官網上慢慢向大家透露我們這40多天的談話內容。

請愛護狄娜小姐的朋友們密切留意。

張貼在 網主分享 | 標記 , , | 發表留言

從新開始

-從新開始
************************************************************************************
從前我替梁小姐做的那個官方網站是用iWeb來做的,弄好後就傳上去MobileMe,方便非常,現 Apple 關閉了 Mobile Me,弄了個 iCloud 後,所有内容不翼而飛。

原已習慣了 iWeb 的方便,養成懶學新的做網站技術…想到要從頭學起做網站很頭痛,我只會寫html,如要寫html來從新編寫一個網站出來會很惨,亦難以假手於人.
想了又想,只好把從前官網搬到這裡來,希望大家見諒.
如有錯漏或做得不好,歡迎到留言給意見。

感謝大家一路以來的支持。
************************************************************************************

張貼在 關於這裡, Uncategorized

不香艷

有一天,狄娜小姐跟我說:“我,沒有很多女性朋友,特別是電影圈外的,她們都不大喜歡我。”
當時我雖然很年幼,但聽了感到很悲哀,覺得很不好,為什麼會有人要不喜歡她?
她又說:“不相信,你可問 Candice,真的,我差不多就只有你這麼一個女性朋友。”
說真的,我常常在她的家,也跟她出出入入,去逛連卡佛賣東西,去置地BenKi吃日本餐,去文華喝下午茶,從來都只有我、她的BB、和私人助理伍小姐 Candice。
真的沒有其他女性。
在她家,出現過的客人,差不多全部都是男人。
他們是誰,是名人嗎?我已不記得了,因為我根本從沒去研究他們是誰,是什麼大人物。
最常見的只有她的合作伙伴 Uncle Derek 和 Mr. A Belloni,再來便是從中國大陸出來跟她談生意的中國客人,全部清一色,男人。

很多人,都會在她背後說她用美色去引誘男人。
不為什麼,都是錯覺,都以為她的真人跟她拍過的電影一樣香艷。
但其實,我接觸到的她,完全不是那回事,根本一點香艷都沒有。
她和男人談生意時,眉精眼企,受威脅時會十分強悍、絕對精明,有時她會以柔制剛,完全是一個獨當一面的領袖。
在比較親暱的下屬面前,她會很“皇帝”(這是跟隨她多年的伍小姐給她安的),有時又會很嗲。
她是一個自強不息的人,永遠都在不停的學習。
商場如戰場,是我六歲時,外公對我說的。
他說做生意就要有計謀,有策略,而且絕對不能心軟或掉以輕心。
因為處處驚險,步步為營,一個不留神就給吃掉。
然後,十歲時,狄娜又對我說過同樣的話。

張貼在 網主分享 | 2 則迴響

狄娜的炒蛋 (scramble eggs)中文版

作天我從Selfridges買了一隻巨大的鵝蛋回酒店獨自興祝復活節,它對著我微笑…. 怎樣吃好呢?
想了一刻,我便想到梁小姐很多年前親手給我弄的早餐,好吃得很。
現在想起來都覺溫馨…..可惜她走了。
其實我最喜歡吃炒蛋 (scramble eggs) 但很少吃,即使在五星級酒店我都不會點,因為自從吃過了梁小姐炒的,再也不能吃別的了。

八十年代:
還清楚記得,那天我被窗外咕咕風聲吵醒,發現窗外一片凌亂,狂風掃落葉般刮著大風。原來天文台正掛上八號風球,心裡想起住在樓下的梁小姐不知有沒有人陪呢?我走到飯廳後的窗邊,冒險爬上窗台上往下望便能看見她的廚房。那天我看見她一個人穿著便服在廚房裡走來走出去,覺得很出奇,因為她身邊從來都有人伴著。嗯,是掛八號風球的原因吧?伍小姐都不能來上班了。 我帶著麵包往她的家去。(鄰居嘛,從前都是那麼隨便的。)
雖然已經從窗口見到她是一個人在廚房裡面,但當她來開門給我時,我還是覺得很驚訝。
“Good morning Miss Leung! How come you are alone? (梁小姐 早晨啊,你怎麼一個人?)"
“My dear, good morning, come in come in…. typhoon No. 8, so Candice could not come. (親愛的,早晨啊,快入來,八號風球嘛,伍小姐她們都不能來啦。)
她領我到廚房,我見她正在打雞蛋。她輕易地把蛋黄跟蛋白分開,跟著告訴我:“我不吃蛋黄的,你是小朋友,吃多一隻黄不怕。” 然後便用叉把蛋撩動起來。
嘩!原來這位平時像皇帝的女強人是會煮飯的啊,十一歲的我已深感佩服。
她一邊弄一邊教我,“打蛋既時候呢,要用陰力,唔好以為使勁撩動就好,拿! 你睇呢D泡,我地唔要既.。” 跟著她拿起一個已經預備好的篩子把打好的蛋到進去,把泡泡隔開。
“Why do you have to do that? I don’t mind the bubbles. 為什麼要這麼麻煩?我不怕泡泡啊。”
“有泡唔滑,要做就做到最好嘛,你做乜嘢都應該要盡力做到最好,知唔知?”
我站在她身旁邊看邊學,見她優雅地一手拿起已燒紅了的鑊、一手拿著碗把打好的蛋槳倒進。
“o拿,落蛋時記住要囉起隻鑊,唔係就會太熟,食落口就會諧霎霎架啦。”

她為我煮的炒蛋,真的別處吃不到,不只是味道好,口感細滑又不油膩,而且蛋味十足,還有她那份心思。我很珍惜與她相處的時間。

二千年後,每當她從歐洲回港都喜下榻在港麗酒店,我們常常相約在Garden Cafe 吃早餐。2008年,一個清晨我坐在她對面,因為太早了所以我都不餓,當她聽見我只點了麥皮,就說:“哎唷,淨係食麥皮點夠飽呢?不如食scramble eggs 啦,我記得你好鍾意架。乖,快D叫啦。”
然後我就告訴她我不要吃別人炒的蛋 (scramble eggs),因為會很失望。
“自從你煮過比我食之後,所有別人炒的都沒你煮的好食。”
她笑笑口說:“沒有蛋的早餐不完美。” 跟著便幫我點了烚蛋。
她笑著看我盡力優雅地吃那烚蛋,“我好鍾意食蛋既,半生熟既蛋黄最好味,不過而家又話有禽流感、又有H5N1,我都唔敢食囉。我葡萄牙養左D 孔雀,D蛋好好味架,乖,你快D食啦,凍左唔好味架啦。”

那天我們悠閒地談了很久,而且是真正的閒談,感覺她比平時放鬆,感覺很好。
她看著我的鼻子,問道:”你有睇過相嗎?會唔會考慮整高個鼻?“
我笑著回答: “唔會。”
“整高個鼻或者會結婚啊”
“嘻!一天24小時自己唔瞓覺都唔夠用啊,我唔會晒時間談情說愛既。”

那個美麗的清晨,罕有地沒有其他人,又是只得我與她和蛋,只不過蛋是別人炒的。
以後都再沒有幾會吃她煮的美食了。

 

 

張貼在 網主分享 | 發表留言

狄娜的"小"朋友

記得有一個夏天的早上,我在家裡樓下的大堂玩roller skate。
然後,看見我的好友鄰居狄娜小姐坐在她那輛 HK33 停在我的旁邊。
她向我招手,我開心地滑過去,趴在車邊窗口和她打招呼。
她笑笑的問我:“在放暑假了嗎?後天星期六,我要去電視台開會和錄影,你要不要一起來?”
嘩!真的嗎?帶我去?好啊!但我是這樣答她的:“啊,謝謝你的邀請,我很想跟你去,但我得問准媽咪才可答你。”
她伸手摸了我的頭一吓說:“Of course,my dear. (當然,親愛的。)”

回家後,便興高采烈的向媽咪題出,但我媽不批准。
家母當時對狄娜小姐很抗拒,即使是鄰居,也最好不要太親近。
但她的女兒,我,偏要。
很艱難的和媽咪(開片)後,終於說服了,能去。
這些,我從來都沒跟梁小姐說過,我覺得很不好意思。

那次她帶我去的是亞視,當時隨行的還有她的貼心私人助理伍小姐 Candice。
後來我又跟她們去了很多次,她當時錄影的那個節目叫星星之火。
跟著她,會認識很多我那個年紀的小朋友沒機會認識的人,當中有鄒文懷先生、"每日一字"的林佐瀚先生。
她會主動介紹我為:“My little friend。(我的小朋友)”
有時經過化妝間會碰到我喜愛的演員,就是一個陳秀雯也夠我興奮了。

長大後,她又回去TVB錄影節目,有時我閒著,也會懷舊一吓,跟她去。
當然,這些後來的節目,我都不用要媽咪的批准。
她也不會像從前那樣來問我,只會在電話中輕輕說:“下星期我要回港,要入清水灣,你還有興趣嗎?要不要來?”
因為她長居歐洲,而我在港工作,見面時間太少,她回港又忙,只好叫我陪去錄影,才能有機會多見面。

無線電視台的錄影廠,無論是那一個廠,都特多蚊子。
節目助理的小姐,給我一把殺蚊的電網球拍,我站在幾台攝影機後,邊看梁小姐錄影,邊揮舞著手中的蚊拍,把飛近的餓蚊殺個片甲不留!
正當我童心未盡玩得蠻過癮時,梁小姐突然皺起眉頭喊停。
咦?她從來不NG的,到底為何喊停?
所有工作人員立刻停下來,原來她說:“妹妹,你在後面揮來揮去,很影響我,令我不能專心,Candice,你帶她去別處玩。”
然後,全體工作人員轉身看著我,當時真是尷尬死!
全世界看到的我都是一個成年人,只有她,這麼些年,怎麼看我,都當我是她的小朋友。

張貼在 網主分享 | 發表留言

狄娜歐洲的世外桃園

張貼在 PHOTOS | 發表留言

Photo

張貼在 PHOTOS | 標記

Saturday, 25 February 2012 鳴謝網友:

在此鳴謝網友 Miranda Lam, 張美義 和 記者朋友  Linus Guan, Bruce Lui。

多謝你們這些年的不斷支持和鼓勵。我才沒有放棄這個網站,請保持聯絡。

感謝 Linus Guan 打了那通電話給我,

記者篇

其實最先通過網站聯絡我的是有線駐廣州記者 LINUS GUAN,雖然最初我是感到瞠目結舌,不懂作出反應,但最後被他的熱誠和真摰感動了,才不以衝動地掛線。後來知得是由呂秉權做訪問,更加有信心,因為03年他訪問過我,那時他還在TVB新聞部工作。

Cable TV 的 訪問是開設這個網站的成果,因這個網站讓記者LINUS GUAN 能很快聯絡到我們和約好了狄娜在《從母到友》的新書發佈會後撥出寶貴時間給呂秉權做獨家專訪《巨變三十年 20081211 – 狄娜惋惜胡耀邦太早下台》。

張貼在 鳴謝, 傳媒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