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娜的炒蛋 (scramble eggs)中文版

作天我從Selfridges買了一隻巨大的鵝蛋回酒店獨自興祝復活節,它對著我微笑…. 怎樣吃好呢?
想了一刻,我便想到梁小姐很多年前親手給我弄的早餐,好吃得很。
現在想起來都覺溫馨…..可惜她走了。
其實我最喜歡吃炒蛋 (scramble eggs) 但很少吃,即使在五星級酒店我都不會點,因為自從吃過了梁小姐炒的,再也不能吃別的了。

八十年代:
還清楚記得,那天我被窗外咕咕風聲吵醒,發現窗外一片凌亂,狂風掃落葉般刮著大風。原來天文台正掛上八號風球,心裡想起住在樓下的梁小姐不知有沒有人陪呢?我走到飯廳後的窗邊,冒險爬上窗台上往下望便能看見她的廚房。那天我看見她一個人穿著便服在廚房裡走來走出去,覺得很出奇,因為她身邊從來都有人伴著。嗯,是掛八號風球的原因吧?伍小姐都不能來上班了。 我帶著麵包往她的家去。(鄰居嘛,從前都是那麼隨便的。)
雖然已經從窗口見到她是一個人在廚房裡面,但當她來開門給我時,我還是覺得很驚訝。
“Good morning Miss Leung! How come you are alone? (梁小姐 早晨啊,你怎麼一個人?)"
“My dear, good morning, come in come in…. typhoon No. 8, so Candice could not come. (親愛的,早晨啊,快入來,八號風球嘛,伍小姐她們都不能來啦。)
她領我到廚房,我見她正在打雞蛋。她輕易地把蛋黄跟蛋白分開,跟著告訴我:“我不吃蛋黄的,你是小朋友,吃多一隻黄不怕。” 然後便用叉把蛋撩動起來。
嘩!原來這位平時像皇帝的女強人是會煮飯的啊,十一歲的我已深感佩服。
她一邊弄一邊教我,“打蛋既時候呢,要用陰力,唔好以為使勁撩動就好,拿! 你睇呢D泡,我地唔要既.。” 跟著她拿起一個已經預備好的篩子把打好的蛋到進去,把泡泡隔開。
“Why do you have to do that? I don’t mind the bubbles. 為什麼要這麼麻煩?我不怕泡泡啊。”
“有泡唔滑,要做就做到最好嘛,你做乜嘢都應該要盡力做到最好,知唔知?”
我站在她身旁邊看邊學,見她優雅地一手拿起已燒紅了的鑊、一手拿著碗把打好的蛋槳倒進。
“o拿,落蛋時記住要囉起隻鑊,唔係就會太熟,食落口就會諧霎霎架啦。”

她為我煮的炒蛋,真的別處吃不到,不只是味道好,口感細滑又不油膩,而且蛋味十足,還有她那份心思。我很珍惜與她相處的時間。

二千年後,每當她從歐洲回港都喜下榻在港麗酒店,我們常常相約在Garden Cafe 吃早餐。2008年,一個清晨我坐在她對面,因為太早了所以我都不餓,當她聽見我只點了麥皮,就說:“哎唷,淨係食麥皮點夠飽呢?不如食scramble eggs 啦,我記得你好鍾意架。乖,快D叫啦。”
然後我就告訴她我不要吃別人炒的蛋 (scramble eggs),因為會很失望。
“自從你煮過比我食之後,所有別人炒的都沒你煮的好食。”
她笑笑口說:“沒有蛋的早餐不完美。” 跟著便幫我點了烚蛋。
她笑著看我盡力優雅地吃那烚蛋,“我好鍾意食蛋既,半生熟既蛋黄最好味,不過而家又話有禽流感、又有H5N1,我都唔敢食囉。我葡萄牙養左D 孔雀,D蛋好好味架,乖,你快D食啦,凍左唔好味架啦。”

那天我們悠閒地談了很久,而且是真正的閒談,感覺她比平時放鬆,感覺很好。
她看著我的鼻子,問道:”你有睇過相嗎?會唔會考慮整高個鼻?“
我笑著回答: “唔會。”
“整高個鼻或者會結婚啊”
“嘻!一天24小時自己唔瞓覺都唔夠用啊,我唔會晒時間談情說愛既。”

那個美麗的清晨,罕有地沒有其他人,又是只得我與她和蛋,只不過蛋是別人炒的。
以後都再沒有幾會吃她煮的美食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網主分享。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